公投是一場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的嘉年華

一個民主國家除了透過選舉決定執政的大方向之外,也很需要民眾依自己的興趣和需要去參與公民社會的不同組織,透過宣傳、遊說和志願工作來達到他們的訴求。在瑞典,幾乎所有人都參與過公民組 織,這些組織的性質和規模五花八門,從社區自治會到環保倡議團體。在我身邊有許多瑞典親友同時參加好幾個公民組織,或是進而擔任組織的幹部隔油池塞

參加過公民組織的人都知道,不是人人都對自己的訴求感興趣,倡議和宣傳是一場嚴苛的長期戰。當一個重大議題被提升到公投的位置,可以在短期引起巨大關注。在公投期間各組織擴大動員規模,在 互相攻防之下集中檢視各方論點,雖然看起來在短期內耗費了大量資源,但是和疲軟的長期戰比起來,效率是更加顯著的。而公民社會全力展示的論點和民眾的反應,也為政府帶來很大的參考價值。換 句話說,瑞典把公投視為一場輿論的嘉年華,重點並不是結果,而是過程。當然,社會老師也會和學生討論各國的公投模式,從中檢討瑞典公投的優缺點杜牙根

在公投這場輿論的嘉年華會上,各方意見爭奇鬥艷,讓人看了眼花撩亂。瑞典歷史老師向學生呈現瑞典百年來舉辦公投時各方打宣傳戰的例子。並且從中和學生討論宣傳戰(propaganda)操縱人心的種技巧uche伏

Schreibe einen Kommentar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 marki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