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讓孩子破解生命魔咒的大人

早年經歷磨難的孩子,會成為自己人生的悲劇導演,相信自己過往的不幸,是因為自己不值得被愛,所以不斷使壞,只為了驗證這個扭曲的真理。如果世上有一個大人,心性穩定、不被惡行挑釁,能看穿孩子表面上故作堅強,心裡其實一直渴求無條件的愛,因此脆弱無比……那麼,這個孩子就有了重生的機會。

在孩子成長為青少年之前,我一直認為,自己跟孩子相處得不錯。

但是,破功的那一天,我還記得。孩子剛上國一,有一天早上,她怒氣沖沖的起床,滿臉憤恨對站在廚房的我丟下一句話,然後背起書包,用力把大門甩上,出門。我在廚房愣了很久,回想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不過就是我在她起床後碎念了幾句:「不要那麼晚睡,只顧著玩手機。」「這樣睡不夠,會長不高。」然後孩子就暴怒了。

她出門前吼出一句:「自從我上了國中之後,你一開口就是在罵我!」

我有嗎?我仔細回想這個秋天我的所言所行,然後很驚愕的發現,天啊!我有!也許,就是在孩子從國小升上國中那一個暑假,她的世界變了。之前,她的手緊牽著我們,一直透過父母的眼睛去看這個世界;如今,她跳過我們,直接用自己的眼睛去辨識和感受,這個世界在她眼中,有了新的愛恨情仇。

她可能發現,父母親跟她說的大道理,自己也做不到(例如少用手機)。她可能發現,學校裡的老師,不太認真教學(一整堂上課時間都在講自己的小孩,忘了進度)。這種真實世界令她失望,但她還沒找出應對的姿態,最後只能以源源不絕的憤怒呈現。

被孩子嗆了幾次之後,我被激發出求生本能。我後來想辦法,把自己從「碎念媽媽」轉型成「資深同伴」,心態一變,我跟孩子的親子關係也出現轉機。

這本書的作者,是從小在育幼院長大的孩子,他對這個世界的敵意,當然根深柢固。直到他碰到一對充滿愛心的養父母,對他說:「我們不把你看成是一個難題,我們把你看做是一個機會。」他心中久駐的冰山才開始融解。

走春拜年

農曆春節,除了團聚吃年夜飯,扶老攜幼上廟裡拜拜,祈求新的一年平安順利,是傳統習俗中的重要活動。這回,《alive》跟著企業大老全台走透透。拜拜,也品嘗在地美食英國樓盤

儘管年味已越來越不濃烈,除夕吃年夜飯、年初一走春、年初二回娘家、年初四接神等過年習俗,依舊是許多家有長輩者,過年奉行之事。國立台中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茂賢說:「年初一是新年的開啟,又稱為『開陣』。傳統上在中午十二時前要吃素,接著到郊外或寺廟拜拜,稱為『走春』。越走越『春』,『春』字發音,同台語『有剩餘』,象徵新的一年會發財。除了這天,傳統認定到正月十五元宵節前,都屬於『新春期間』,這段期間到廟裡拜拜,都能廣義的稱為『走春』酒店式服務住宅。」

到廟裡拜拜,也有學問!進廟須以神明坐向為準,左邊進、右邊出,因為在廟宇建築上左為龍口(通常會雕刻或繪上青龍),右則為虎口(以老虎為裝飾),如果從右邊進廟就變成羊入虎口。另外,進出廟門不能腳踩門檻,會有侵門踏戶之意,對神明是相當不敬的舉動。

準備的供品也很重要,一般過年期間會準備象徵好運的鳳梨(台語讀音為「旺來」)、大吉大利的橘子、吃棗年年好的蜜棗等,重點是簡單、新鮮為原則,切忌如:芭樂、番茄等水果,種籽經過腸道會整顆排出體外者,被視為不潔之物,不適合用來當作供品Building Survey

民俗無是非對錯、優劣高低,最重要的是「心誠則靈」。走春時別忘了留點時間,和在地美食來個約會,感受一下在地特有的飲食文化與美味。

多利士再進化

半個世紀前,在Gault-Millau雜誌所舉辦、稱為葡萄酒奧林匹克(Wine Olympics)的盲飲比賽中,西班牙的多利士(Torres)酒莊以年輕葡萄樹釀成、價格平實低廉、一九七○年份的波爾多混調紅酒Gran Coronas,超越多家波爾多最頂級昂貴的城堡酒莊;開啟多利士在國際酒壇的知名度,五十年來一直都是全西班牙最知名葡萄酒品牌激光脫面毛

西班牙酒業在歷經一九九○年代興起的革新運動後,有相當多款酒的身價已和波爾多頂級酒並駕齊驅,甚至超越,但幾乎都是以在地原生品種釀成的獨特酒款;至於西班牙帶國際風的波爾多混調,即使釀得再好,也只能以價廉物美的小波爾擠出一點賣點。

這正是多利士在過去近二十年來的尷尬處境。即使在西班牙多個傳統產區,包括近二十年都一直在浪頭上的普里奧拉(Priorat),進行釀造計畫也都頗具水準,但卻少有能引領潮流的獨特個性。直到二○一九年上市的羅莎之家(Mas de la Rosa),一款二○一六年首釀的單一園紅酒熱石按摩

特別之處在於向來喜愛控制規畫的多利士風格,在釀造這款酒時,採更順其自然、帶禪意的極簡釀法;兩個品種一起採收混釀,沒有刻意萃取或精確調配,保留這片珍稀葡萄園原本樣貌,讓質地節理外露,直顯生命刻痕,自能更加迷人耐飲。

不同於普里奧拉產區特有的雄偉酒體與嚴密硬實結構,多利士的羅莎之家紅酒即使有頗高的酒精度,卻是出乎意料的輕巧纖細;肌理質地精緻明晰,唯有相當低產的老樹,才得以釀成這般充滿礦石感,卻不會過度濃縮粗獷的完美均衡伯明翰投資

這確實不是我所熟識的多利士風格,和二十五年來品嘗過的上百款多利士各色葡萄酒都不一樣;和多利士生產的其他兩款混調多園、相當濃縮多料的普里奧拉紅酒更是不同。

孩子對好友「又愛又恨」怎麼辦?

孩子的成長階段,對同儕常會有喜歡或是討厭的情緒產生,聽他抱怨A有多討厭,下一刻卻又聽到他們一起開心做了什麼事,這是為什麼呢?

常聽到家長不解地提起:孩子明明跟A朋友是好朋友,但不時就聽見孩子抱怨他有多討厭A朋友的什麼事或什麼行為,覺得做他的朋友真是倒楣。當孩子下定了決心不理A朋友,過不久又聽見他們一起開心地做了哪些事,讓孩子覺得有志趣相投的朋友真是不錯。過不了多少時日,類似的抱怨又開始在家長的耳邊響起曼徹斯特買樓

看到孩子處在這樣的循環中,家長肯定覺得莫名其妙:「不是討厭他嗎?怎麼又變成好朋友了?」「都已經成為好朋友了,為什麼又再抱怨,自己不要理他不就得了?」

其實,這並不是理或不理,結交或不結交的問題,而是孩子正在歷經一個情感學習的過程:察覺我對一個人同時會有喜歡的感覺(正情感)及不舒服的感覺(負情感),並慢慢學習接受一個人的多面性腰背痛 舒緩

這個情感並不是現在才開始有的。從孩子一出生,在父母的照顧及相處過程中,當父母即刻地滿足其需要時,心裡會甜滋滋地想著:「我的媽媽(爸爸)對我真好,我真喜歡他。」但當父母無法滿足孩子,或產生衝突時,心裡會開始這麼認為:「我的媽媽(爸爸)怎麼會這樣,我真氣他。」

即使對大人懷有這些負情感,但因為要依賴大人才能生存,這些負情感常是隱而未見的。當孩子長大後,與同伴相處更密集,互動越多時,正負情感會更活躍地產生,孩子也較能不避諱地呈現這些情感瑰麗盈亮唇彩

避免用一種標準來評斷孩子

讓孩子用他最擅長也最喜歡的方式學習,就像讓老鷹善用他的翅膀學習移動,翱翔天空;而馬就讓他用他修長的四肢學習移動,奔馳大地。若能這樣,讓孩子發揮天賦,學習成效就一定會加倍的展現,而孩子們也能愉悅的倘佯在學習過程中急救課程

如果你的孩子是老鷹,請不要讓他學馬跑步或是和魚一起游泳

每個孩子是獨一無二的,這是老生常談皮秒激光邊間好

但很有趣的,我們都把孩子放在同樣的學習環境、進度、方法及內容中學習,然後做出評比,知道孩子的表現是同儕中的哪一層次。

教學了三十幾年,總是會看到許多孩子在齊一的制度中,很努力完成學習,有的很吃力也有的輕鬆過關。從幼兒園開始到大學,這種現象完全沒有停止過uche認可性

平等是依賴的相反

平等是依賴的相反,也是成長的指標。平等的人不但獨立也有對話的能力;能獨力完成自己份內的工作,同時,面對與他人有關的事情,能夠說自己的意見、能聽到對方的想法,並能協調;造成他人困擾時也能調整自己的行為不銹鋼煲

小強媽媽說:自從兒子上國中後,個性改變了,每天都在生氣,不是怪爸爸、就埋怨弟弟害,所有的不順利都說是別人的錯;生活的能力也很低,喝過的水杯不洗、用過的東西不歸回原位,都要別人替他收拾善後。前幾天他竟然指著我說:「為什麼我國一時,你要去當料背仔?」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對我不滿已久。

那時候老師很苦惱一些行為不檢點的孩子,害老師無法正常上課,晚自習更是一團糟,我們幾個媽媽自願當義工媽媽維持班上秩序,登記愛說話、不專心孩子的名字給老師,再由老師處罰;當時兒子很反彈,禁止我去學校,我覺得他很奇怪,這又不是壞事,我不能有自己的自由嗎? 所以不理會他的要求。他這樣指責我,我很灰心Health supplement Hong Kong

小強媽媽只是在保護孩子的受教權,讓孩子能在好的環境中學習課業,這樣錯了嗎?小強的心裡想的什麼又是什麼?每當父母煩惱孩子的依賴和愛指責的個性時,親子的互動成了雞同鴨講,在對錯間打轉更模糊了問題的本質: 什麼樣的家庭環境才能讓孩子學習不依賴、且能心平氣和說話?
平等是依賴的相反,也是成長的指標。平等的人不但獨立也有對話的能力;能獨力完成自己份內的工作,同時,面對與他人有關的事情,能夠說自己的意見、能聽到對方的想法,並能協調;造成他人困擾時也能調整自己的行為。家人相處中互相有關連的事包括 : 大家要如何共同使用一間浴室洗澡;共用一台電腦找資料、玩遊戲、上網;共同分擔家事;東西歸回原位,便利他人下次使用;兄弟合用零用錢,要買誰喜歡的東西;為什麼哥哥、弟弟做的家事不一樣;為什麼姊姊的零用錢比妹妹多;弟弟可以隨便開兄姐的電腦資料、拿文具、玩遊戲;姐姐每次洗澡至少一小時,半夜了還吹頭髮,影響家人作息等天然護膚系列

如果父母將之視為小事,要孩子不要太計較,或認為孩子成熟些就沒事,一次次的漠視,心情不滿的孩子將會逐步降低對家庭的信賴,也會以語言或非語言傷害家人的感情。或許像阿拉丁以雙手磨擦神燈呼喚出新的可能,相處中的磨擦也期盼能創造一個空間,讓每個人都有機會為自己發聲、相互對話,在說、聽、思考、回應的過程中,再次找出相處默契的可能。

如果小強媽媽肯定對話的重要,在心中會有一個空間,如此將會聽到小強處在媽媽和同學間的尷尬,還有媽媽被同學指指點點的氣憤;或許小強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同伴關係,不希望好友因媽媽受罰;也想保護媽媽不因被同學歸類和老師一國而被攻擊;親子聽到雙方的聲音才能放下堅持,出現另一種新的可能,如:媽媽退出班級管理,專心協助孩子如何穩定自己專心上課,不受其他同學的影響;或是當一個常常肯定同學進步、只登記表現好行為的義工媽媽。父母能不把孩子當成一個只是需要被保護的兒女,而是一個可以對話的人。如此孩子才能習慣說,也自然聽進父母的善言,學習成為能尊敬家
人並獨立的人。

做個雙向溝通的橋

最近有位家長傳來一則感謝文:「今天一早因為臨時處理新家興建的瑣碎事項而感到煩心鬱卒。倒楣被颱風尾掃到的兒子,雖然心情多少有受影響,卻能立馬啟動『解決問題模式』,在他老媽書房門口悄悄擺起一地的『心輔陣仗』,用溫老師的『人生三角柱』+『情緒識別卡』+『一封簡短信件』,不但協助最近EQ很差的老媽降溫,還能利用這些工具,分享情緒管理、經營親子關係。感動於兒子的窩心外,也謝謝老師在課程中,潛移默化植入這些一輩子受用的態度與利器土木工程!」

阿德勒強調「現在決定過去」。很慶幸自己選擇贖罪的方式,不是逃避或自責於過去的無知,而是不斷精進教學技巧、研讀心理叢書、改進師生與親師互動,以及修練人際相處之道。這讓我在漫漫教學生涯中,讓今天的我比昨天進步,明日的我又比今日的我更加溫暖不銹鋼煲

一路走來,我花了將近三十年。雖然迄今還在摸索,心裡頭卻感覺自在、輕盈許多。不是因為功力深厚,而是因為通透了一些方法,而不再抗拒或恐懼面對挫折,並且能夠將這些磨難轉化成正念。如果沒有這些考驗,怎知過去的自己是如此暴躁?若沒有這些孩子闖禍,我的教學生涯怎會如此精采?綜合過去的經驗,我了解到,只要願意改變,都不算太晚。期待這本書的實際案例,可以協助你更快建立起自己的實踐機制渠務工程

孩子需要和真人互動

臉書此舉立刻引起激辯:幾歲開始使用社群媒體才合適?面對無所不用其極想要在兒少生活中佔據一塊地盤的各式應用程式,家長要如何防堵或疏導,將子女使用屏幕產品的時間控制在合理的範圍內?來自華盛頓州的家長馬特·庫李昂(Matt Quirion)說,臉書想要用這種方式侵入兒童的生活,對孩子的傷害大過正面影響舒緩 痛症

「我是一個重度社群媒體使用者,但我認為孩子的生活不需要被更多的社群媒體介入。」39歲的庫里昂有3個孩子,年紀在3到9歲之間:「他們需要更多時間跟真人互動,才能學得真正的人際技巧、成為成熟的大人牙周病治療。」

另一方的音量也不小。來自加州的家長帕克·湯普森(Parker Thompson)說,兒少使用社群媒體已經是無法防堵的趨勢,不如選用適合孩子的應用程式,慢慢教導他們在網路世界合宜的與人互動方式XS增肌易

【手工的】比技術也比創意

與此同時,台灣的手工巧克力戰場也風起雲湧。

考驗手工技巧的巧克力師傅,在法國又被稱為「熔煉師」(fonduer),他們不但必須擁有對巧克力敏感的味蕾與巧手,還需要對巧克力與各式食材搭配有出眾才能。

台灣的「珠寶盒法式點心坊」的點心主廚高聖億就是位年輕的巧克力「熔煉師」。他對食材與巧克力的調配,有「令人驚喜」的感動。有一天,珠寶盒總監林淑真取得一罐珍貴的巴基斯坦玫瑰鹽,高聖億花一天時間,調製出台灣巧克力市場還嘗不到的「巴基斯坦玫瑰鹽巧克力」。小巧2×2公分大的巧克力,輕咬一口,剛凝固的巧克力外衣在齒間「喀」一聲清脆破裂,柔軟內餡與略脆外殼交融出軟硬層次口感,舒甜帶鹹苦滋味,讓巧克力有更驚喜多重變化,美味一點不遜於日本六本木巧克力精品名店「阿須」(Le Chocolate H)的手工巧克力;剖面切開,可見薄如蛋殼般的咖啡色外殼,「這全都靠手工裹出來的。」林淑真很得意找到這位閃耀著令人驚奇光芒的好夥伴牙周病

珠寶盒點心坊店裡有款「麥卡倫」,採用六四%的CACAO BARRY與七○%的法芙娜調出醇、苦、滑順巧克力基調,然後再加上十二年份的麥卡倫威士忌酒,「師傅試了半個多月,才抓住協調味道。」林淑真說,這得忍痛不計較成本,像酒香濃醇的麥卡倫巧克力,一瓶酒市價超過千元,只能做出五十片3×8公分大的手工巧克力蛋糕埋線鼻

珠寶盒另有一款暢銷的堅果仁巧克力,需要事前用焦糖炭火烘焙,烤到心微黃後再用焦糖炒過,再裹上巧克力,與一般食用堅果直接裹巧克力簡便做法完全不同。「小小一塊巧克力,貴就貴在它的細工與實料。」珠寶盒手工巧克力是以稱重計價,一克從新台幣3.5~5元不等,比起一克要價3.2元起跳的比利時手工巧克力,一克要貴上近一成婦產科醫生

教養難題

「這麼皮,打一頓就乖了啦!」當孩子屢勸不聽時,不少家長把體罰當成管教的最終手段,爸媽也認為「小時候我自己也被打,沒什麼大不了」。然而,根據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2018台灣兒少被家長體罰情形及相關因素調查報告」產前講座,調查台灣5~8年級學生,發現過去半年內有超過1/3以上(35.7%)的孩子曾受體罰,這些被體罰的孩子中,有超過8成孩子反對「小孩做錯事就應該被體罰」,並且與沒有受過體罰的學生相比,曾受體罰的孩子有較高比例認為「如果有人打我,我會打回去」、「如果有人出手教訓討厭的人,我會很高興」,顯示曾受體罰的孩子,對於認同使用暴力的程度也較高補肝維他命

根據調查,曾被體罰的孩子中,有超過6成孩子受體罰的場所是在家中,顯示體罰來源超過一半是來自家長,至於被體罰的原因前3名,分別是「不聽從大人或頂嘴」(66.1%)、「品格問題」(66.1%)與「成績不好或退步」(42.8%)。顯示頂嘴、不服從等最讓家長氣炸想痛打,且不管社經地位高低、家中經濟狀況好壞,在孩子被體罰的比例上沒有顯著差異,顯示無論家中環境如何,遇到頭痛的教養
難題,家長都傾向用體罰解決穴位按摩